产品设计从复杂到简单

产品的简单与复杂

前几天,我们一个用户反馈,有个展示BCH收款地址的页面非常复杂,根本很难搞懂应该怎么用。这个页面含有了3个功能:

1
2
3
1. 呈现可以设置金额的BIP21二维码
2. BCH地址的新老格式切换
3. BIP21协议格式和纯地址的切换。

在设计之初,我们的本意是用户可以使用高级功能,如果不想使用默认不变就可以了。然而在实现的过程中,虽然我的思路很清晰,但是工程师也一直搞混,解释了很多遍。从这里,其实就可以看到这个功能偏复杂了。实际上,用户根本不会用BIP21来收款,而且很多钱包并不支持,故而用的最多的都是纯地址格式,而且是老的纯地址格式,他们更加不会知道BIP21是什么,也不想知道。

这也给了我一个小警示,在设计一个功能之初,千万不能想当然,应该通过多试验、多调查,设计出一个最能解决用户痛点的简单方案。这里有两个着重点,一是要解决用户的痛点,例如设置金额就不是什么痛点,因为可有可无,而扫不出正确的地址,这是痛点,而且可能会影响使用,故而这个的重要性要摆在设置金额前面;二是这个方案要足够的简单,以为如果不简单,用户不知道如何使用,开发起来也费劲,最终得到的效果还不好。如果有什么方法,使用后,能够使得很多问题变得不存在,那么这个方法就是:砍掉不必要的功能。

以前对这点体验不是那么深刻,故而没有留意更多。这样的产品故事里,遥控器那个故事应该是最耳熟能详的。以前的遥控器,非常复杂,几十个按键,每个按键还不好按,但是到了智能电视时代的遥控器,都仅有几个按钮,而且还十分方便。这样的产品体验升级虽然有一部分是技术进步的原因,但是主要还是因为这种”简单即美”的设计理念。当时设计苹果鼠标的时候,乔布斯坚持它只有一个按键,设计iPhone的时候,坚持它只有一个home键,就像爱因斯坦所说的那样,足够简单,但不过分简单。现在的苹果产品,有点过于为了简单而简单,实际上搞得更复杂,这是题外话了。

另外一个我印象深刻的例子,就是电动牙刷。前段时间我给自己买了一个小米的素士牙刷,先不谈刷牙功效如何,它竟然有四个档位,要停下来有两种方式:一种是长按,另外一种是短按逐次变档,直至停止。有时候觉得这种交互非常讨厌,产品设计师肯定没怎么用过自己设计的牙刷。因为人把电动的东西塞嘴里,本来就有一种恐惧,停止操作要越快越好,而这种逐次换档和长按短按的体验,并不好,因为这会让用户思考。而我之前用的一款Oral-B的电动牙刷,只有一个按键,那就是开关,根本不用去想,用着也舒服。

从这些失误上,我体会到一个产品设计的要旨,那就是:don’t make me think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