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我的转折年

2018年,可谓是关键的转折年,在这一年,我出来创业了,在这一年,我结婚了。时代的大潮在向前翻涌,我算是做了一个勇敢的决定,然而这一路走来,感觉经历了很多,之前认为不会犯的错误,居然也踩了坑,没有达到预期。然而正是这些磨砺,让我看清楚了更多东西,也收获了宝贵的经验。

2018年上半年,我还在ViaBTC上班,其时矿池Web端主要由我一个人开发和管理,我已经熟悉了这个系统,并且做了一次大的扩容和重构,矿池能够容纳百万级别的连接,我在开发方面也游刃有余。在牛市中,公司也在快速的扩张,我们个人的资产也在2017年的牛市中获得了较大的增长,好像随便投一个币,都能涨十倍,身边有同事直接就晋级千万富翁了。然而,我却萌生了自己出去创业的想法,其实我很想要通过磨炼技术成为技术骨干,能够独挡一面,并且能够表达自己的想法。然而我实在是分身乏术,或者说是能力有限,精力不足,不能在负责日常开发运营的同时,想更多的事情。于是我思考了很久,同时咨询了好友和亲人,看看他们的建议如何。

当时想着说,反正手上有了那么一点钱,不会饿死,自己做一个项目,然后边做边看,而且做工程师总感觉路子越走越窄,于是坚定了创业的想法。当时我看到的方向是做一个钱包,虽然那会早就有很多老牌钱包了,比如 比特派、blockchain.info,imtoken,也都能满足需求,然而我看到的是它作为区块链的2C流量入口,并且以后随着区块链的普及,一定会成为使用频率很高的身份、资产管理的必不可少的工具。于是开始做调研市面上的钱包,想要做一个钱包。于是我去跟老板谈,说自己想要出去创业,他支持我的想法,他也想要做一个钱包,然而却不好分出更多精力,觉得应该有一个团队专注去做这个事情,而我对这块刚好非常感兴趣。于是,他提出帮我一把,提供种子轮的融资,就这样,公司还没成立,获得了第一笔融资。

一开始的想法真的很简单,然而真正做起来,才发现,创业,不是一般的难度等级,而是Very Hard模式的游戏。最初的冲动要是最原始最强烈的,但是接下来的每一步,都应该小心谨慎,思考全面。于2018年7月,IFWallet正式成立,我拉了两个比较熟悉的朋友和师弟,凑成一个有前端,有后端的团队,就开干了。首先是找方向,这会已经有好多团队在做钱包了,包括早在2017年底就开始发力的cobo,以及和我们同期成立的coco,还有数不胜数的新钱包,比如麦子钱包、番茄钱包,专注BitcoinCash的Electron Cash 等等等等。这个市场一下子竞争就非常激烈了,而且其中不乏技术强、会运营、不差钱的团队。

钱包,真的很需要一个定位,我们定位为多币种钱包,后来发现这里竞争太激烈,而且我们没有优势可言,除了简单好用一些,发现很难打出差异,而简单好用,大家通过模仿也都可以做到。但是不管那么多了,我们先将东西做出来才是正事。于是我们招聘了一个设计师,用ReactNative技术就开搞了,经过一个多月的研发,终于将这款产品折腾出来了,虽然非常地简单,但是总算是出来了,这一部分得益于开源库的帮助。本来我们想着走进矿工的市场,因为矿工天然就有币,而且我们可以通过ViaBTC的渠道,获取一部分用户,然而产品还没有足够完善,这一切都还不能推,之前想好的盈利模式,例如理财、交易 等等,还是比较遥远。于是我们逐渐扩充团队,争取加快产品的迭代速度,上DApp Store、支持WHC的功能,同时做一些小规模的运营,送送币,每天发一发微博之类的运营一番,然而发现要获取用户真的是太难了。搞来搞去,用户量还是非常小,根本没有规模效应,这一切其实还是因为产品满足不了需求,我们的运营也比较落后,很简单的一个问题是,我问自己我会用这款钱包吗?都很难给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。其它钱包有的是抓住了PoS理财、有的是抓住了DApp Store并且上了一些游戏,而我们只抓住了一个WHC,但是这里的用户又太少了,这个时候熊市已经到来,市场越来越不景气,币价一落千丈,根本没人关心BCH能不能发币。就这样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十月,真的是非常沮丧。

投资人也给了我一些建议,我觉得醍醐灌顶,其实现在我的投入程度还远远没上去,团队的投入程度更不用说,算不上真正能干的创业团队,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和公司的资金危机,于是裁员了一些不必要的岗位,每天热衷跟进度。战略方面,我们也要收缩和卡位,后来我想通了,我们的业务不够专注,又想着做多币种同时支持BCH/BTC/ETH/EOS,又想做DApp Store,结果没有一个能做好,必须要在一个点上进行突破,于是我们重新定位了自己的目标,那就是围绕着BCH,做专注BCH的钱包。那时候非常看好BCH,因为它明确了扩容的方向,社区也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,有做区块链微博(memo)的,也有做区块链聊天软件(keyport)的,还有很多智能合约方案(SLP/WHC/BitcoinToken)等等,一些基础设施也逐渐完善,包括钱包、浏览器、插件等等,这是令人振奋的。专注业务的同时,我们还争取满足更多用户的需求,做了一些快讯、修复了很多bug、自建UTXO数据库,让钱包的使用体验变得更好了,在这段时间里,我能感受到用户的渴望,和团队的进步。因为我们更加专注了,产品做得更好了,用户更多的需求被满足了,自然而然地会受到欢迎。这个阶段,我也真正想通了一件事情,就是为什么之前用户不来?用户不来其实就是因为不好用,或者没有很大使用场景,所以才不来,如果你满足了他的需求,他自然而然会找到你,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建设产品本身,以及把招牌打出去。

钱包的竞争,其实非常同质化,无非就是资产管理和区块链应用。资产管理其实有蛮多需求需要满足,包括初始要买数字货币、数字货币的兑换、数字货币要有用途,得让用户拿去理财,或者能发发红包,玩玩游戏也是好的,这些统统都是需要满足的需求。更长远的需求,是涉及互联网的身份、物联网的,这块需要积淀内功,将自己的数据能力做好,同时提升对区块链本身的认知,这是为了保证在下一波浪潮中不出局。钱包就是这样,要做到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,才能在竞争中存活下来。如果你能更加超前,做一个之前从没人做过,你是引路人的很酷的事情,那更加好。我一直对自己的独立思考精神是满意的,这么多次决策,我没有跟风,我都是按照自己的思路走。但是经过那么多次的决策,我发现,我一个人的思考,其实是远远不够的,需要参考非常多人的意见,调查更多的资料,才能得到最佳的方向和实施计划。一路走来,我的很多决策是失败的,我也因此付出了很多惨痛的代价。

11月,BCH硬分叉升级,社区分叉成两派,一派是坚持中本聪的初始设计和愿景,一派要快速迭代和演进,由于我们是专注BCH的钱包,而BCHABC和BCHSV之间又没有做防重放,于是用户量一下子骤减,不仅工作要重复一遍,还吃力不讨好。而更要命的是社区的分裂,大家对于BCH的发展已经失望,本来好好的局面,一下子打破了,大家的希望连同币价,倾斜而下,就连同BTC等都跟着一起跌,至今BCH和BSV加起来的币价,才到分之前的一半。币价大跌,除了我自己的资产受损,公司也发现融资环境越来越难,基本上不可能再融到钱,并且十月底发生了一些意外情况,使得情况更糟,使得我们的心理压力更大。然而,生活还要继续,我们快速地支持了BSV,并提供了分离工具,由于很早做准备,但是有个地方出了岔子,结果晚了别的团队上线,但总体还是有效果的。思想上,我们自己也需要判别,BCH到底会怎么发展,BCH和BSV之间到底谁胜谁负,谁将传承公链将灭的火种。就这样跌跌撞撞又过了一个月,2018年就说要结束了,我们还在填过去的坑,我们还在踮起脚尖,想要看到2019年是否有希望,我虽然看到了那个远方,但是公司不一定能撑过这段艰苦时期,因为我们种子轮的资金,已经难以为继了,再拿不到天使轮融资,公司就要挂了。我甚至做好了准备,自己拿出一笔钱支持公司再走个半年一年,然而,这一切终究要有根本解决办法,才能支撑我们走到梦想实现的那一天。

2018年,是转折之年,在年中鼓起勇气,摸爬滚打,算是有了一个开始,但却不甚完美,在失望和希望中反反复复,坚持到如今,看到一丝丝希望,不知道明年将会发生什么。这一年,感觉很长,因为经历得更多,所以感觉时间变长了。这期间发生了很多故事,希望2019年,我们被温柔以待,而我也能够成长为一个合格的leader,我们的团队能够成长为能打胜仗的团队。除此之外,我有了一个小家庭,我希望外公外婆能够看到我娶妻生子的一幕,祝福家人都平安喜乐。诸葛亮二十六岁初出茅庐,我在二十六岁成家开始立业,我常常念着他那句“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”,希望自己在不断的反省中能够收获人生的快乐。

2019年1月1日,我念下这句咒语,看看这一年会发生什么:如果你全身心地想要做成一件事,全世界都会帮你!